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京心理学会官方网站欢迎您!

@ 学会的相关资料在“日志→所有日志”中。http://www.psybj.c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志愿者四川什邡心理援助小记  

2008-09-19 11:13:24|  分类: 512地震心理援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四川什邡心理援助小记

赵迎春   吴卫国

2008年7月26日~8月6日,我和吴卫国受北京心理学会的推荐,参加了由团中央和中科院心理所组织的四川灾区心理援助活动;作为前往什邡的第六批心理援助志愿者,我们此行的主要任务是以一种尊重、理解、共情的态度去倾听、陪伴那些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人们。虽然只有短短的12天,但期间所见、所闻都会在我们的心头留下永久无法磨灭的痕迹。

1.  行程与主要工作一览

l        7月26日:        北京-什邡

l        7月27日:        培训;看望巴蜀电力公司孤儿

l        7月28日~31日:  湔氐镇遇难学生家长心理疏导

l        8月1日:         巴蜀电力遇难职工家属心理疏导

l        8月2日~5日:    洛水镇遇难学生家长心理疏导

l        8月6日:         什邡-北京

2.1  我见之:地震余迹

地震已经过去快三个月了,灾后重建工作也已开始全面展开。但身在什邡,我们还是很容易看到地震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痕迹。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随处可见的残垣断壁。


 

2.2 我见之:现在的生活

什邡是一个重灾区,全市有相当一部分房屋在地震中变成了危房,而现在仍然时有余震,所以帐篷等临时安置点仍然是当地人(尤其是老人和小孩)居住的重要场所。而我们在什邡,也几乎处处能见到各式各样的帐篷。

 

 

3.1 我闻之:关于地震

汶川大地震让一直过着安逸祥和生活的四川人见识了大自然的愤怒,时至今日,我们家访遇到的每个人都会向我们描述当时的恐怖场景。也许由于我们面对的人都在地震中失去了亲人,所以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出现了明显的失眠、头晕、食欲下降等现象,常常是一闭眼就能看见山摇地动的情景或死去亲人的音容笑貌(闪回);对于余震,他们似乎比一般人更敏感,有些老人甚至时时刻刻都感觉大地在晃动;而且有些人非常担心还会有更大的灾难发生。总的来讲,地震的发生让他们失去了对未来、对生命的控制感,突然间觉得自己的生命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

3.2 我闻之:亲人

提到在地震中离去的孩子、伴侣,我们总能从他们的言语中感到一种深深的悲伤。同时,因为地震之初情况混乱,大多数人都没能亲手去营救自己的孩子;巴蜀电力的水电站因为被掩埋在深山之中,根本无法实施救援;而这些现在都变成了他们自责、内疚的理由。那些为了孩子整天辛苦忙碌的家长,突然间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和目标,不知道自己工作赚钱还有何意义。

 

3.3 我闻之:学校、老师

与四川其他地区一样,在这次地震中,什邡市的许多学校教学楼倒塌,学生死亡人数较多。虽然时间已过去三个月,在全国人民的帮助下这些受伤的人们也在慢慢恢复,但是提到学校和老师,他们的愤怒依然那么强烈。学校在他们的心目中本来是会比家更安全的地方,地震发生时他们本来还看着自家掉下的瓦砾在庆幸孩子在学校,没想到教学楼的倒塌如此迅速,根本没有给那些孩子留下逃生的时间;而事后某些老师的懦弱、不负责任、避而不见更加让他们气愤。(从我们多方了解的情况来看,家长们的有些说法是偏激或不真实的;对于这种自然灾害,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,所以将矛头集中指向了学校和老师。让他们的情绪能得以合理释放,是引导他们调整认知的前提。)

 

3.3 我闻之:援助团体

对于社会各界的援助,灾区的人是心怀感激的。提到解放军、志愿者,他们总是不住地感谢。尤其因为什邡是北京的对口援建城市,他们对于北京去的志愿者非常热情和友好。对于心理援助,他们的理解很朴实:有人能花费一两个小时听自己说说话,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。虽然有极少的人觉得这种帮助不实际,但绝大多数人还是很乐于接受的。

 

3.4 我闻之:未来

“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;对于女儿我该做的都做了:我亲手把她挖出来,守着她治疗,看着她被埋葬,我问心无愧。我现在想的是如何尽快让一家人的生活好起来。”

“等过两年再要个孩子,慢慢把房子修起来,日子就会好起来了。”

“我们四川的生活太安逸了,老天爷都嫉妒我们了,所以来了这场地震。以后我们还是会过得很好的。”

这是三段我亲耳听到的话。四川人的坚强、乐观,给我们每一个志愿者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让人高兴的是,在我们一行十人几天的家访过程中,没有发现一例出现了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和严重抑郁倾向的个案;虽然失去亲人让他们很受伤,虽然他们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,但他们已经在慢慢地康复,慢慢地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